安慰剂

你经历的每一个二月都变成了彩色的

每一种颜色都重重的漆在记忆上

一些了不起的黑白情节被保留

于是你坚持素描

画那些全世界的希望和失望

全世界的寂静与嘈杂

连同我们的骄傲一起

没人能躲过爱的折磨

别老这么看着我

this will destory you